鬼吹燈 > 三國大醫仙 > 第26章 蹴鞠大賽

第26章 蹴鞠大賽

    “告訴你父親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辛憲英嬌笑道:“你父親那么崇拜他,估計也不以為意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甄宓輕.咬貝齒,“父母那塊算他討巧,但魏師可不是魏師姐,到時候他再考零分,魏師狠狠的教訓他,想想都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太小孩子氣,對顧塵有太多誤解。”

    辛憲英說道:“現在弄得魏師姐都討厭顧塵,這可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誰叫他惹本小姐,一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野道士,也敢瞧不起我。我沒讓人教訓他,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能打,你找誰教訓?”辛憲英打趣。

    “你討厭!”

    被好姐妹戳穿大話,甄宓紅著臉就和辛憲英拼命。

    兩女瞬間又鬧騰在一起。

    鬧了一會,辛憲英說道:“對了,過段時間有蹴鞠比賽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啊?一年一度的蹴鞠比賽又要到了啊?”

    甄宓柳眉微皺,嘟囔道:“我還是不去了吧,你們踢的起勁,我只能看著可沒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嘗試下場去踢啊。”辛憲英說道:“大家都去,很熱鬧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力氣踢啊,算了,到時候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甄宓搖搖頭,不太想去。之前她也就參加了一次。

    辛憲英了解自己的好姐妹,見狀也不再多說,她把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顧塵。

    發現顧塵在啃書本后,美眸不由一亮,這家伙居然在努力學習?

    真是稀罕吶。

    魏靈的父親叫魏偉忠,人稱魏老,百草堂的學徒則稱呼他為魏師。

    魏偉忠四五十歲左右,人長得清瘦,行動靈活,看起來頗為硬朗。

    他從外地回到百草堂后,僅僅給了大家三天的準備時間,便要考核這段時間大家的學習情況。

    讓女兒分發試卷,魏偉忠負手而立,淡淡道:“這段時間我不在,都是我女兒在教導你們。上次的考核我不看,也不去追究,所以你們放心。”

    眾人靜靜的望著他,沒有人敢歡呼。

    “但這次誰要是沒有考及格,可別怪我不客氣,把你們平時的表現,告訴父母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的臉色頓時就綠了,一看就是平時不太努力的。

    頓了頓,魏偉忠又道:“這次考核好的話,可以直接參加之后的蹴鞠大賽,考核不過關,你蹴鞠再厲害,也不容許參加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是蹴鞠大賽的愛好者,也是組織者之一,他說這話,沒人敢質疑。

    “好好考,咱們考及格了,一起去參加蹴鞠大賽。”

    田豐笑著對顧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蹴鞠大賽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玩的,很多人一起玩,非常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顧塵不太感興趣,但也不好多說。

    很快試卷發了下來,田豐皺了皺眉頭,開始答題。

    顧塵拿到試卷一瞧,果然又和畫的考核點沒有太大關聯。

    但他準備充分,對于這次考核,有充足的信心能及格。

    教師里,又是一片安靜,只有紙張的聲音響動。

    “女兒,把上次考核的試卷拿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坐在門邊,秋季薄薄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,讓他神情放松。

    “啊,我只錄了分數,試卷太礙事,我讓下人當柴火燒了。”

    魏靈芳心一慌,眼神閃躲。

    “胡鬧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小聲斥道:“不說紙張多貴,那也是大家花錢買的。怎么能當柴火燒?下次不許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魏靈小聲撒嬌,蹲在魏偉忠的身邊,笑瞇瞇的道:“父親不知道,上次考核審文彥又考了滿分。可厲害了吶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是小姑娘家,就不能矜持一點?”

    魏偉忠對于女兒的小心思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嘆道:“人家喜歡辛家小姑娘,你也別太上心,免得到時候傷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沒有說喜歡他,就是覺得他很厲害,我很佩服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魏靈撇撇嘴,說道:“再說他喜歡誰和我沒有關系,我就是敬佩他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搖搖頭,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,輕聲道:“那個新來的顧塵,是很久沒來,還是怎么回事?怎么考了個零分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魏靈撇撇嘴,不屑道:“沒臉沒皮的,考了零分,大家都羞愧的緊,也就他一個還不以為意,弄得自己考了第一名似的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看向顧塵的方向,“這么說他經常來,還考了零分?”

    “嗯吶。”

    魏靈說道:“張南他們幾個經常曠課,沒來考零分還說的過去。那個顧塵一直都來,還是考零分,真是不知道他腦子里裝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魏偉忠皺眉道:“小靈,你好像對他意見不小啊?”

    “有嗎?”

    魏靈眨了眨眼,狡辯道:“顧塵是甄宓送進來的,現在甄宓也不喜歡他,他也不努力,臉皮還厚,我不是對他有意見,單純的是看不起他罷了。”

    她嘀咕著,“和審文彥相比,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,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,不要和審文彥比,“魏偉忠語重心長,“和他一比,你誰都看不上,最后人家要是跟辛憲英一起,我看你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父親,我就是佩服他,不管感情的事情,你別說這些。”

    魏靈嘴里不承認,臉色卻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魏偉忠嘆了口氣,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女兒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魏靈起身道:“時間到了,我去收試卷,然后批改。”

    “慢點忙,試卷批改不急,下午或者明天都可以再公布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,很快的。”。

    試卷陸陸續續的被收上去,田豐搓搓手,嘴唇發干道:“這題做的太難了,還好我早有準備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合格。”

    頓了下,他又笑道:“我感覺還行,應該沒有問題,顧兄你呢?”

    http://www.liizhl.live/sanguodayixian/14141785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iizhl.live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真.招财进宝试玩 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 快三确定和值大小的方法 广州按摩体验 足球直播 吉祥棋牌手机版有挂吗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德甲积分榜2020 安徽掼蛋边锋游戏大厅下载手机版 快3走势开奖结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 网赚吧 优乐江西麻将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 哈尔滨沐足 炒股哪些平台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