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一號警官 > 第0824章 老狐貍

第0824章 老狐貍

    有了這個大胡子作為內線,將他知道的消息一樣樣的說給了丁凡,想要將老孫頭的這個地下賭場連窩端,根本就沒有廢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中間只是到派出所找了一下這邊轄區的民警,安排一下人手,嚴防死守之下,中間也就是兩個多小時的時間,整個賭場就被連窩端了,就連這個所謂的老孫頭都沒有跑掉。

    其實丁凡就是今天不來,這個老孫頭也估計也蹦?不了兩天了,早在一個月之前,當地的民警就已經在準備抓捕了。

    只是聽人說,這個賭場的下面本身就不只是一兩個門,堪稱四通八達,想要將人都堵在下面,顯然有點難度。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,這一次抓回來的大胡子,對這個賭場的了解遠超他們的想象,在加上有丁凡在一邊將地下構造的簡圖畫出來,很容易就能分析出來當初這幫人在下面的修建方向,以及大概的形式。

    至于撤離用的通道,這就更加簡單了,直接安排人在上面等著就好了,出來多少就抓多少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警方的收網行動中,一次性就抓了三十多個賭徒,這還沒有算上賭場的所謂服務人員,這幫人要是算上的話,男男女女的前后加起來都有上百人了。

    而一開始還在說警察這邊辦事效率慢的凌晗終于算是見識到了,國家公器在全力運轉之后的可怕力量了。

    前后這才多上時間那?

    從部署計劃,到他們開始抓人,前后加在一起,好像也就是兩小時不到的時間,人就都抓回來了,其中很多的涉案人員都是懵的,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被抓回來的。

    當老孫頭被帶出來的時候,雙眼還粘著眼屎,顯然是剛剛在睡覺,沒想到就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抓了回來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郁悶,何止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,尤其是看到丁凡的時候,那臉上的苦澀,簡直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看到老孫頭被抓了出來,丁凡直接打開了車門,伸手指了一下,示意他上車。

    但是老孫頭卻有點遲疑,想了一下開口問道:“我最多也就是聚賭,說破大天去,也就是送到派出所繳了罰金判個幾年的時間,犯不上去刑警隊吧?”

    這老頭還真是鬼精的要命,一眼就看出來了,丁凡跟這些派出所的民警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而除了派出所,能玩出這么大陣仗的,估計也就是他們刑警隊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點就是,老孫頭兒知道丁凡這個人,雖然以前沒有見過,但是這個人的照片他可是早就看到過。

    至于照片從什么地方來的,他可不敢直接說出來,雖然年紀大了,但是他還沒有活夠那!

    “去不去刑警隊,這得看你呀!”丁凡依舊沒有要收手的意思,只是從口袋里面拿了一張手畫的人像出來,對著他就問道:“看清楚,這個人是誰,想好了跟我說,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好好考慮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還順手拿了一根香煙出來,遞給對面的老孫頭兒,臉上帶著和煦的表情,就好像兩人之間關系不錯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要是一般的小賊,恐怕還要受寵若驚那。

    可是老孫頭兒已經在外面混了大半輩子了,什么事情他沒有經歷過?

    就丁凡用的這一手他不用想都知道,他要是敢伸手接下來這根香煙,估計自己就算是算短時間不死,但是也不會活的很長時間了。

    濱城畢竟是喬老四的大本營,在濱城敢公開跟喬老四對著干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過去,除了之前的王建國之外,也就是丁凡敢這樣跟他對著干了。

    就是當年的王建國,也沒有像他這么高調過,甚至當著所有人的面給了喬老四一巴掌,能活到現在已經十分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了解喬老四的人都知道,他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,早晚都要找會這個面子的,這段時間,誰要是跟他走的稍微近了一點,最后少不了要被牽連。

    老孫頭兒已經上了年紀,人活的年紀越大,膽子也就越來越小了,沒有這個膽子跟喬老四擰著來。

    今天要是伸手接過了丁凡的一根煙,興許明天就是喬老四叫人給自己送來一把刀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丁凡手上遞過來的香煙,老孫頭兒當時就跪在了地上,搖著頭小聲說道:“我不想死,你跟喬老四之間的事情,不要牽連上我,什么都別問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說起來,丁凡今天就是來找他調查一個殺人案的主要嫌疑犯的,還真的就沒有想到這件事跟喬老四有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但他這么一說,反倒是給丁凡提了一個醒。

    這件事,很有可能最后也跟喬老四有點關聯,在濱城發生一點殺人案,談不上叫人吃驚,可是槍殺就不一樣了,有這個膽子的人,八成都跟喬老四有點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難道這一次的嫌疑人,真的跟喬老四有點什么關系不成?

    丁凡有點疑惑的看了一眼手上的畫像,眼神緩緩的轉向了面前的老孫頭兒,一臉冷峻的說道:“既然不想在這里說,那就跟我回去說吧!”

    老孫頭兒實在沒有想到,自己都已經跪下求他了,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依舊沒有想過要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當著所有人的面,就要將自己帶走,要是上了他的車,那跟接他的煙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“你這是要趕盡殺絕呀?”老孫頭兒咬著牙看著丁凡,都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了,雙眼帶著血紅色的血絲,從嘴里憋出幾個字。

    只是丁凡一直不為所動,緩緩蹲下身來,小聲的說道:“你想要保命,這一點我能理解,但是現在有人死了,我得給這個死者討回公道,也希望你能理解。當然你要是不能理解的話,我也沒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丁凡已經站起身來,一手抓著老孫頭兒的手銬,一手按在了他的脖子上面,直接將人塞進了車里,用力的將車門關上,跟身邊的民警打了招呼之后,直接開車走人了。

    三人開車走了二十分鐘之后,坐在后面的老孫頭兒突然開口說道:“我知道你們要找的人是誰,剛剛……謝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這突如其來的一聲謝謝,丁凡到是覺得理所應當,但是坐在一邊的凌晗就有點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,這老孫頭兒謝的是什么,難道是謝謝丁凡阻止了他的惡行?

    顯然這一點根本就沒有可能,要不是現在不方便問,她一定要拉著丁凡問清楚不可。

    丁凡到是心里有數的很,在倒車鏡上面看了一眼后面的老孫頭兒,開口說道:“幾個人?”

    “四五個吧!”老孫頭兒一臉無奈的說道:“沒轍,在濱城這一畝三分地兒,誰要是有點賺錢的營生,根本就躲不過他,一開始我還沒有注意到,還是有一次在外面跟幾個朋友一起喝酒的時候,無意間碰到的,現在看來,這幾個人,估計從一開始就是他安排過來的,目的就是為了看著我,他不相信任何人,之前就有個老兄弟因為不買賬,最后落到了一個全家一個不留的下場,我承認,我慫了,這有了家的人,就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當時在抓老孫頭兒上車的時候,丁凡確實看到了有幾個人似乎一直在偷偷打量這邊的情況,腦中靈光一閃,立馬就想到了,這個人很可能就是別人派來的探子。

    目的也十分簡單,無非就是想要看著老孫頭兒罷了,也難怪當時老孫頭兒看到自己給他煙的時候,整個人嚇得要死,就差尿褲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丁凡才站起身來,直接將人毫不客氣的塞進了車里,甚至動作十分粗暴,就是要做給這幫人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慫就慫吧!我的初衷可沒有變,案子依舊要查,你見過這個人,必須要給我交代清楚。”丁凡之前能放他一條生路,但是這不代表這一次的事情就這樣算了,該查的案子依舊要調查清楚。

    從看到丁凡的那一刻,老孫頭兒就知道,自己今天要是不將情況交待清楚,自己恐怕是沒有辦法離開這里的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人雙眼中的鑒定不移,是他曾經同樣所擁有的,只是在歲月的長河中,漸漸已經被磨滅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,這個人我不認識,想來你也不會相信對吧?”老孫頭兒似乎已經認命了,自己本身就沒有什么能力跟喬老四對抗,至于說跟丁凡對抗,那就更加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可不是什么人都敢跟警察對著干的,警察的背后是什么?

    他們的背后可是法律,是整個國家,有這樣的靠山,從一開始,就注定了不是他能對抗的。

    喬老四之所以敢站出來對著干,很大一部分原因,也是因為他手上掌握了大把的資源,有太多人的利益跟他是掛靠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所謂遷一發動全身,想要將這個毒瘤拔出來,那就意味著要牽動太多人的利益,必然是要受到阻礙的。

    除非是國家下了決心,打算徹底鏟除這個毒瘤,并且不在顧及太多的因素,不然這個問題幾乎無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要動他,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嗎?”老孫頭兒盡量放松身體,靠在后面的椅背上面,雙眼微微閉合的說道:“整個東北,經濟將會倒退五年的時間,太多的商人都跟他有牽連,想要動他,必然要激怒這些人,這些你都想過嗎?”

    這些丁凡當然都想過,要是以前在呼鹿縣的時候,他還沒有想過這么多的東西,只是知道國家已經打算收拾他了,自己只要配合就行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調令下來之后,第一時間收到的一份禮物,竟然就是程野送來的一份資料。

    這上面記載了喬老四在外面的所有關系網,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,他才明白,這個喬老四,絕對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的。

    早就已經在給自己編織一張保護網了,這張網雖然不一定很結實,但是絕對夠大,幾乎將整個東北都囊括進去了,但凡是有點實力的公司或者老板,都跟他有點瓜葛。

    單從這一點上來看,這個喬老四是真的有點本事,絕不是一般的莽夫。

    可越是這樣,反倒是更加堅定了丁凡的心,這樣的毒瘤必須清理掉,留著他就是一個禍害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liizhl.live/yihaojingguan/9676372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iizhl.live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真.招财进宝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