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這天道我不干了 > 第196章 煎餅果子

第196章 煎餅果子

    這根吊墜,本來應該在楓子槿的手中。

    楓子槿是青陽宗大長老的孫女,在這峰陽鎮中橫行無忌,想要從她手中取回這根吊墜幾乎不可能,木槿已經放棄了這根吊墜,單是那楓子槿她都不是對手,更不用說其背后的青陽宗大長老,只希望觀畫蝶不要責怪她弄丟了送她的吊墜。

    觀畫蝶當然不會責怪她,若是觀畫蝶沒有被封修為,木槿這半年來就不用過得這么辛苦了。在木槿受到欺負的時候,觀畫蝶一定會遙隔萬里打爆對方的頭。

    本該永遠失去的吊墜,此刻出現在了她的面前,而且是在一個陌生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木槿不明白對方這是何意,能從楓子槿手中奪回吊墜的人,一定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木槿聲音怯懦道:“你是誰?這個為什么會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“踏厄英風,這本來就是我的角。”踏厄英風如實說道。

    踏厄英風,她的角。

    木槿回憶起了那一夜被觀畫蝶打斷角的雪白靈獸,她此刻腦海中閃過的唯一一個念頭,就是對方是來復仇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來找我復仇的嗎?”對方若真是來復仇的,木槿自知不可能是其對手。

    踏厄英風搖了搖頭,伸出手將木槿因害怕而攥緊的手握住,將吊墜放到了木槿手中。

    踏厄英風輕聲道:“角,是我族的一切,包括生命,沒了角,我生了病,并且修為大跌,它們都要置我于死地,山中已沒我容身之地,我本來要死了,是先生救了我,我答應了先生,不再去記恨斷角之事;蝶姐姐也向我道了歉,這段時間一直是蝶姐姐在照顧我。

    想要治好我體內的病,必須要找回斷角,而我的角已經被蝶姐姐做成了吊墜送給了你。

    剛好我也厭倦了山林中的生活,想到人類的城鎮來居住一番,先生便讓我來找你,讓我跟在你身邊,順便保護好你。說這是因果緣分。”

    踏厄英風又取出一枚儲物戒指,放在了木槿手中,并說道:“這里面是先生讓我帶給的東西,還有你爹娘給你的信。”

    儲物戒指中有靈石、各種丹藥、兩部武學以及雜七雜八,還有大木夫婦給木槿衣物及書信,山中衣物在此不怎么被待見,卻是來自家的溫暖。

    木槿看著踏厄英風放到她手中的兩件東西,逐漸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那枚被騙走的凝氣果,是穹有道用命換來的。

    穹有道將那枚凝氣果給了她,而她卻給了別人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她每逢想到穹有道時,首當其沖的不再是思念,而是愧疚,她愧對穹有道對她的好。

    此刻木槿看著儲物戒指中的大量靈石跟丹藥,心中無比難過,仿佛有一只大手緊緊攥著她的心臟,讓她心中好痛。

    欲奪眶而出的淚珠被木槿硬是憋了回去,她貝齒在下唇上狠狠咬了一下,然后聲音哽咽道:“有道哥哥跟姐姐,還有我爹娘,他們還好嗎?”

    踏厄英風回答道:“他們很好,讓你切勿掛念,大家都很擔心你,未來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,保護你,直到先生到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會好好的,不會讓大家擔心的。”木槿抬手抹去在眼眶中打轉的淚珠,然后將手中的吊墜,戴在了踏厄英風的脖子上,“我已經將它弄丟,是你找回來的,況且這本來就是你的,現在還給你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已經不屬于自己的斷角,再次屬于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踏厄英風向木槿道了聲謝。

    斷角貼身,她體內的惡疾能好得更快些,并且不離身就不會再受到惡疾的威脅。

    木槿搖了搖頭,這本來就是踏厄英風的,是她們強取豪奪來的,還讓踏厄英風受了不少苦,而今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叫什么名字?就叫踏厄英風嗎?”

    踏厄英風搖頭道:“踏厄英風是種族名,先生跟蝶姐姐喊我小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在人類的城鎮生活,那要有個人類的名字,不如……”木槿泛紅的雙眸掃過踏厄英風胸前的吊墜,抽噎一聲,“就叫槿風吧。”

    “槿風?木槿,槿風,就叫槿風吧。”

    踏厄英風很喜歡這個名字,從現在開始,她就叫槿風了。

    這時小二突然走了過來,對二女說道:“別再大堂杵著了,去樓上房間說吧。”不知不覺中,二女已經吸引了大堂中部分客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,二女挽著手上了樓,一起來到了樓上木槿的房間,這些天來,木槿就一直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風姐姐,你是怎么取回吊墜的?”

    槿風無論修為還是年紀都高于木槿,叫姐姐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槿風將整件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木槿,事情經過讓人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剛剛峰陽鎮所有人都聽到的聲音,竟然是是楓子槿的爺爺、青陽宗大長老楓長擎說的,是對槿風說的。

    修仙一途,木槿剛剛入門,對修為境界的劃分沒什么概念,她只知道峰陽鎮最高修為是問道境,而楓子槿的爺爺楓長擎是問道境圓滿,是這峰陽鎮最強的幾人之一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人們常常談論洗筋境,木槿這才知道問道境之上是洗筋境,再往上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之前觀畫蝶有對木槿謊稱過自己是先天境,而槿風完全不是觀畫蝶的對手,可就在不久前,被譽為峰陽鎮最強幾人之一的楓長擎,被槿風一招擊敗。

    槿風一招擊敗楓長擎,而槿風在觀畫蝶手下毫無還手之力,同樣是一招擊敗,由此可見幾人的實力差距。

    差距,真的好大!

    木槿還是小瞧了槿風跟她那姐姐,此刻的槿風才是先天境,并且是從封帝境跌落下來的先天境,遠要比一般的先天境要強;觀畫蝶更是四顯衍圣,除去藏界山中的那些人,整個萌貓界都無人是其對手。

    那不大的小院中,圍坐在鏊子前的,這倆人還是最弱的。

    吊墜已經奪回來,其過程木槿也已經了解了,就不再去討論這件事。

    比起楓子槿跟楓長擎如何,木槿更想知道家里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槿風對此了解的不是很多,她受傷生病一直在穹有道家中休養,傷病好后曾跟司徒明曉去挨家挨戶送過煎餅,她對初始村里的事知之甚少,好在還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木槿的母親又懷了個小寶寶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liizhl.live/zhetiandaowobuganle/9676383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liizhl.live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真.招财进宝试玩